首页 » 站长随笔 » 其它资料 » 浏览内容

[网络小说]    软件开发部和网络部的战争(2)


2005-05-31 10:26:00 4,816 0 发表评论 字体: 作者:C.K.
标签: 网络小说

体验版 88 元,个人版 128 元,多用户版 288元个人版160元升级到多用户版。

From:http://blog.codelphi.com/yangyang/archive/2004/07/28/18049.aspx

尽管我有100%的把握,但是想获得连接我们部的路由器的控制权利还是要费点事的。而且必须作的神不知鬼不觉的。毕竟都是自己人,人民内部矛盾,大家开开玩笑也就行了。公开了就不好了。其实网络部那帮哥们和我的关系也不错。平时常在一起探讨一些网络问题。他们见过的东西多,所以我经常问他们一些问题。但是他们那个头儿,姓胡,长得和《渡江侦察记》里面那个狡猾得参谋差不多,瘦瘦的,戴个眼镜。和我们头儿经常在中层干部会上对着干,由于我们头儿是博士。那个胡队长(我们软件部的人都这么叫他)什么也不是,而且是学化学的,因为业余爱好计算机,玩计算机也不错,也就是其他部门心中的高手。由于当时用flash作了一个我们单位的宣传材料,深得上层人士得欢心。当时,还没有软件部,单位建设网络部得时候,没有其他得人选,于是这位“高手”就座上了网络部主任得宝座。当然这些我也是听其他元老级人物说得。我也是后来才来得。

当然我们头儿是后来才来得,否则,不可能能轮得上他。每次当胡队长在会上展示他们搞得网站,并且不可一世得时候。我们头儿总是会用若干无法辩驳得道理把他们得东西驳得体无完肤。每次胡队长都下不来台。你想,中国官场得斗争得微妙,大家应该心里有数。所以,他恨上我们头儿,并且连我们软件部得人都一起恨上,这是再好理解不过得事情了。以他得理论水平,想和我们头儿搞文斗显示是没戏了。胡队长是和我们得网络建设一起成长起来,虽然其他方面他不行,但是他在网络方面配置的熟练程度,这不是吹的。在路由器或者防火墙方面搞点小手脚。还不是小菜一碟?根本不需要其他人代劳。

我问过网络部的哥们,他们说路由器的密码只有他们头儿才有,路由器都是他们头儿配置的。看来,胡队长肯定和我们玩阴的了。其实,这些我们头儿,我想肯定知道。博士的思想水平绝对就是比你一般人高,不服不行。我们头儿是主攻方向是网络加密。对加密算法的研究不服不行。我请教过他很多加密算法方面的问题。真是厉害呀,一针见血,让我明白了不少。比有些狗屁书上说的好的多。说实话,有些书的作者我怀疑他自己都没有搞懂,就抄上去了。

但是我们头儿就是不说。就是不停的打电话给网络部催,或者打电话给头儿的头儿。

但是现在我的机器无法上网,招数再多,也没有用处。到隔壁财务处去吧,容易暴露。那帮家伙虽然对编程不懂,但是应该看的出来,你再作什么东西。而且,作黑*客这个东西,还是自己的机器用起来顺手。

管他的,先想办法上网再说。财务部和我们软件部连接的是同一个交换机。这个交换机再连接到同一个路由器上。他们网络工作正常。说明凡是软件部的ip肯定被过滤掉了。网络部的机器都是通过一个交换机直接连接到总出口路由器上的。因为胡队长对全单位的机器都作了ip和网卡绑定,所以ip没办法改的,否则,改个财务部的ip就可以上网了。

ping了ping财务部的计算机。不出所料,果然是通的。显然不是交换机的问题。要上网,只好在财务部中找台计算机帮我一下了。呵呵,当然是那台财务部的信息发布server了。速度块,量又足。呵呵。

不用破密码,因为在他们安装补丁之前,我已经安了后门了。不过我什么都没作,就留个后门。从没有用过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。但是现在必须要用一下了。
大家可能会说,你们这个财务处也太菜了吧,你们的金融安全如何保证呀?呵呵,他们菜是肯定的。但是,这个server里面没有我们部门的财务数据库。他们的数据库在另外一台单独的计算机上,没有接入网络的,从软件到硬件都是上级部门统一配发的。这台server就是发布信息的,具体的说就是搞工资查询的,每个月的工资数据都是使用access数据库copy上去的,所以,没什么价值。即使你攻入了,对财务也没什么影响。

非常轻松的进入那太server。先看看安装路由和远程访问没有?一看,没有!看来要安装一个代理服务器了。传了个proxy+上去,这个东西小而功能也强。一切顺利,很快我的机器就可以上网了。由于大家都是内部网,100M的规格,所以速度和直接上网没什么区别。

首先必须获得我们这个路由器的口令。然后就一切ok了。

本来想直接攻击胡队长的计算机。胡队长的的ip大家都晓得的。但是我扫了胡队长的计算机,他的2000专业版本该加的补丁都加了。而且没有开server。所以搞起来非常麻烦。需要时间。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,必须要速战速决。而且,他肯定安了防火墙的。说不定就会发现财务处的server再扫描他。所以,我必须要快快。毕竟,胡队长在网络配置和防护的水平绝对在网上算“高手”级别的。不可轻敌。

首先在财务处server上安装了个软件路由器。然后进入我们的总路由器,在路由表中加了一条规则,把胡队长的计算机的数据全部转发到财务处的软件路由器上,然后通过财务处的路由器在转向那个出口路由器。接着在财务处的路由器上安装了我的自己写的包过滤软件。这样,胡队长对外的数据包都会被我记录下来,他登陆路由器一般用的就是telnet,这个是不加密的。呵呵,你的密码还能跑的掉?

为了节约时间,必须让胡队长快点送密码,于是我拨了胡队长的电话。

“喂,胡主任吗?我软件部。刚才我们的网络通了3分钟,但是现在又不通了,麻烦你们检查一下好吗?”

放下电话,我就开动了我的包过滤软件。果然,很快,胡队长的ip数据包就开始源源不断的过来了。

呵呵,你差点笑出来。你想,明明是他刚才过滤掉我们的。但是我偏偏说我们通了3分钟,这根本不可能的。他对自己的设置还不清楚吗?所以肯定会重新登陆路由器,检查设置。当然,肯定设置绝对没有任何问题。一会儿,他可能就会有所察觉。呵呵。

果然,一会儿,他的数据包就没有了。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down下记录文件。并恢复了出口路由器上的设置,然后删除掉财务处server上我安装的所有东西。然后断掉连接。开始在我的机器上分析我拦截下来的数据包。因为我自己对telnet的数据包作个试验分析。所以密码的位置在杂乱的数据包中很快就被分析出来了。靠!密码居然是~i*hate&doctor%zhang。哈哈,doctor zhang就是我们头儿拉。看来这家伙果然是恨上了我们头儿了,连密码都不忘记提醒。不过这个家伙的密码如果破译起来是有点难度的。

好了,立刻进入那个路由器,打开防火墙的设置规则一看。果然,这个混蛋把我们软件部的地址的数据包全部drop掉了。我删除掉后,立刻退出,网络立刻就通了。谁着李MM一身欢呼:“通了,网络通了”,我们的flashget都开始出现绿色线了。大家欢呼了几声,又开始作自己的事情了。

我在想,要不要把特权口令改了,让胡队长去找经销商。后来想想,不好。玩笑开的大了点。就放弃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胡队长过来了。我们和他打着哈哈,大家都说以后不会断了吧?胡队长不自然的笑着。眼睛去不停的挨个看我们的屏幕。看来这个家伙肯定发现有人改了路由器,看来是来侦察来了。我心里暗暗好笑。但是表面不动声色,在编我的java程序。

胡队长转了一圈后,没什么收获。出去了。

我估计以他的知识深度,是不可能能想的通人家是如何进入路由器的。至于破译万能口令,他也是无法理解的。我想他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他的口令被别人猜出来。果然,他走后,我重新试图进入路由器,失败了。显然,他的口令已经改变了。胡队长不是傻子。一般网络管理员的素质绝对是有的。

“shit“我心里想,以后他又重新改设置怎么办,得想办法获得他得路由器口令,才行。

怎么一劳永逸的获得他的口令呢,我正想着。听见头儿叫我:“小王,进来一下”
我心里一惊,难道胡队长知道使我干的,告发我了?

我忐忑不安的进入头儿的办公室。

网站统计 Statistics

  • 创建时间: 2005年1月3日 距今5062 天
  • 日志总数: 2461
  • 评论总数: 630
  • 标签总数: 654
  • 链接总数: 273
  • 最后更新: 2018-8-31 17:57:04
  • 您是本站第 14144305 位访客

广告区 Guǎng Gà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