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苦短,珍惜当下

  • 最后一科《数学史概论》已经考完,毕业论文也交了,一切课程都考完了,就剩下交2800元等毕业证书了,明年底应该可以拿了。

  • 我真的很烦,8月份的网费都花了266.69元,真疼心!

  • 今天去附小参加广教谢明初教授的数学史概论学习,明天早上可能照集体像及交毕业论文50元。

  • 我觉得给学生布置任务时,任务要具体,检查时间也要具体;对于班干部的工作也要多过问,一星期最少要有一次,了解他有什么困难,指导他要怎样去开展工作,如何处理刁难同学。

  • 今天眼晴好很多了,但是乐乐左眼被传染了。

  • 在这场喜酒中,我感受不到一点喜气。林炳校长、林文敏哥、爵方伯坐在最后一桌(妃保房子前面树圈最左的树荫下。

  • 近邻一桌的有件趣事:有一个鸟蛋汤刚上桌,一桌人都争先恐后地抢夹鸟蛋,不到一分钟,鸟蛋被一扫而光。对这事,我甚是敬佩他(她)们的合作精神。这个祠堂里的亲友们是不团结的,平时只会想尽方法占对方的便宜,回家后,我做了一件蠢事,正在坦心中,不知道有什么麻烦,Hi!真是喜中有烦呢?

  • 刚刚吃了一顿喜酒,很高兴,我这一桌有十个大人,三个小孩,吃喜酒是不是每个人都要狼吞虎咽,斯文扫地,拼命地吃,拼命地夹菜给小孩,最后我吃了一碗饭,乐乐只吃了一点菜和几口饭,我回来之后,肚子觉得还是很饿。下桌后,很多妇女将剩菜倒下自带回家。

  • 昨天下午去吃了一顿,刚刚又去吃了一顿早餐,但我却无知怎样称呼他们,我对他们所知甚少,刚回来的路上遇到新郎官,他向我打招呼,但我却不认识他,只能含糊应付而过。他瘦瘦高高的,手拿一把扇子(看似扇子),看来今夜12点钟后就到几个神台去讲通知,有道士、祠堂内的一位叔叔辈陪着向地头公祖说。

  • 昨晚9点向秀珍公买了2包药丸,每包有两粒白色大的、两粒灰色中的药丸,昨晚吃了一包,现在还不见好,右眼分泌出很多眼屎,热热的,满布血丝,红红的,有点痛,看来要到下村打针才行了!